昆仑山枣业-和田玉枣> 大枣行情> 亲情成就适合梦想 扎根梁子湖淘金武昌鱼>

亲情成就适合梦想 扎根梁子湖淘金武昌鱼

江小白 大枣行情 2020年02月27日 16:12 82 来源:昆仑山枣业
    周德顺1962年生于江夏1983年投资种鸡场1986年做废旧塑料加工2000年开始加工武昌鱼,推广梁子湖螃蟹生于梁子湖畔的周德顺,从小就对身边的这片湖有深厚的感情。小时候,他和家人靠在梁子湖上打鱼,维持全家的生计;刚成年时,他带着武昌鱼远赴天津淘金。那时,这片湖承载着他最淳朴的财富梦想。再后来,心怀创富梦想的周德顺养过鸡、办过工厂,走过不少的“弯路”,到最后,仍是这片湖成就了他的事业。

  17岁“下海” 把武昌鱼贩到天津

  1962年,我出生在江夏区五里界街新华村,家里兄妹五个,我是老大。小时候,家里穷,由于人多劳力少,所以每年按工分分配下来的口粮都不够吃,靠着在梁子湖打鱼,才得以维持全家生计。在一个吃饭都成问题的农民家庭,读书也就成了一件奢侈的事。因此,我小时候读书都是跳着读的———小学上了三年半,初中只读了初二的一个学期,高中读了两年,最后高考差7分落榜了。那样的生活,现在的孩子很难想象得到。”周德顺说,记得当时父亲为了给他买一本8角钱的新华字典,都要跟家庭条件相对好点的姑姑商量两三天。“只有经历了那些苦日子之后,才知道现在生活的来之不易。”1979年,高考落榜之后,我回到生产队做了记工员,专门给别人记工分。这是一个比较清闲的活,而且大小也算个官。但对于当时年轻气盛的我来说,并不甘心这样的生活。所以,做了几个月后,我就离开了,想去做点生意,赚“大钱”,改变家里的生活条件。当时,我有个堂兄在天津一个部队做政委,听说那里没有武昌鱼和黄花菜,我思谋着如果把这两样东西弄过去,肯定能赚钱。于是,1979年冬天,我背着十几公斤的武昌鱼和黄花菜坐上火车,奔天津而去。坐了近24个小时的火车,花了40多元的车费,我终于到了天津。但我只知道堂兄大致的区域,却不知道具体的地方,又没有电话可联系。我拎着东西,在天津转悠,碰到当兵的就问认不认识我堂兄。直到临近天黑时,幸好遇到堂兄部队上的一个兵。经过一番盘问后,我终于见到了堂兄。“那时候胆子大,人也实在,什么都不知道,就敢往外面跑。”提起自己当初的举动,周德顺笑言:“有些莽撞。因为即使人找到了,钱也不是那么好赚的。”当地人没见过武昌鱼,都以为这是海里的白鲢。但1公斤白鲢的价格只有七八角钱,可武昌鱼在当时要卖四五元1公斤。后来还是堂兄找到一个比较熟的餐馆,才把鱼处理掉。一共才卖了几十块钱,加上车费,第一次做生意算是亏大了。从天津回武汉的时候,我琢磨着带点什么东西回来卖。当时流行呢子大衣,我就在天津批了两大包呢子大衣,短大衣十多元一件,长大衣20元。回到武汉时,已临近春节,这些大衣很快就卖完了,并赚了一百多元。但做完这一趟,就再没做了。一方面,我不太熟悉北方人的生活习惯;另一方面,过完年后,天就逐渐热起来了,也没法再带鱼过去。

  养鸡致富 不料欠下万元债务

  读书时,我的作文比较好,再加上当时诗歌特别流行,所以,那时我心里一直有个文学梦。当时黄石有个文学补习班,我有一个同学在那里学习,在他的劝说下,年后我也去了黄石。但梦想最终还是为现实让了步。学习3个月后,我觉得这并不是我该走的路。作为家里的老大,清贫的家庭需要我回到湖边,随父亲一起在梁子湖里打鱼、贩鱼,为生存努力。我的老家就在梁子湖边上,爷爷、父亲都是打鱼的。在诗人的笔下,泛舟湖上、撒网捕鱼似乎是很诗情画意的事情。但实际上,这是一个辛苦活。我们打鱼都是下卡子,每天要整理2400多个卡子,繁重的工作量下,我们一天只吃两顿饭,最多睡6个小时。打鱼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983年。那一年,江夏区提出大力发展畜牧业,鼓励农民养鸡。当时,政府推广一个新鸡种,普通鸡每年只产100多枚鸡蛋,而这个品种的鸡能下288枚。于是,我响应号召,养了两百多只鸡。按照当时的计划,鸡长大后下的种蛋,可以卖给畜牧局开的鸡苗厂。那时的我一心致富,养鸡的热情很高。为了把鸡养好,我买了很多技术书。在我的精心饲养下,我养的鸡存活率有80%。4个月后,以前学校的校长说也想创收,看我养鸡还不错,他就找我帮忙。我们做了一个养鸡场,又从别人家里收了2000多只鸡来养。“那时,热情很高。校长也没说给我多少钱,赚了钱怎么分成,因此我基本上属于免费帮忙。”周德顺说,当初的责权利不明确,也导致了他后来的一系列麻烦。养鸡的风险很大,一不小心,鸡有个什么毛病,可能就会死一片。到1983年的八九月份时,我也遇到了这种麻烦。当时,一连几天,每天都有几十只鸡莫名其妙地死去。难道是鸡瘟?我回去把书几乎都翻破了,但发现症状并不像。问了很多人,也都没找到是什么毛病。幸好最后有专家指点说,可能是食盐中毒。当时没什么检测手段和检测设备,于是就靠自己尝鸡的涎水去检测,最后才确定果然是食盐中毒。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鸡饲料本身就已配好了盐,而种鸡必须增加蛋白质营养,要补充鱼粉;而鱼粉里也配好了盐,两种饲料一起喂,最后就导致饲料含盐量过高,把这些鸡活活地咸死了。找到症结后,事情就很好办了。可等这件事平息下来,已经过去五六天了,总共死了两百多只鸡,损失了两三千元。“这些钱,当时在武汉都能买套房子住了。”周德顺笑着说。到了第二年,本指望培育的种蛋能卖个好价钱,但让我没想到的是,整个市场行情完全变了。畜牧局的鸡苗卖不出去,我们的种蛋也就没人要了。养鸡在银行贷了4000多元,再加上其它损失,全部落到我的头上,总共背了一万多元的债务。心灰意冷之下,我回家种了大半年的田。

  涉足塑料加工 十五载拼搏却成空

  1985年,我搬到了纸坊住,当时房子的租金还是卖了两头猪后才凑齐的。安定下来后,我开始贩烟、贩酒,但后来市面上的假烟、假酒太多,我就没做了。但欠下的债总要想办法还上。1986年,我跟人合伙做废旧塑料加工。合伙人有销售渠道,我们收来废旧塑料,加工成塑料颗粒,再卖给其他厂家做深加工。虽然没有什么创业经验,但那时是卖方市场,生意相当好做,而且人们也讲信用,很少发生坑蒙拐骗的事。渐渐地,我把以前欠的债全还清了,另外也还有些存款。到1988年6月时,我还花了2000多元买了辆摩托车。但也就是这摩托车坏了事。买车的第二年,我就遇到一场车祸,伤得很重,休养期间塑料厂也垮掉了。到1990年下半年,身体好了以后,我又开了家塑料加工厂,可这时已有很多人进了这一行,生意已经不好做了。1992年底,一个开塑料厂的同学找我帮忙。于是,工作之余,我就开始帮他做事。渐渐地,同学的工厂越做越大,我就索性关了自己的加工厂,专门在他的厂里做销售。同学的塑料厂主要做钢厂的包装产品。以前很多钢厂的冷轧卷板都没包装,运输过程中很容易碰伤。而一旦碰伤后,这卷钢基本就算作废了。我们看到一家企业用塑料为冷轧卷板做护角,但因配方问题,这种护角很容易破裂。受此启发,我们自己设计了塑料护角,又改良了配方,然后将其推广到一些钢厂,非常受欢迎。后来,我们的产品卖到了武钢、鞍钢、南方钢板等企业。朋友的这个塑料厂也由生产颗粒塑料,转型到生产系列化包装产品上来。“这个厂是我比较得意的企业。”周德顺说,经过多年的发展,如今这个厂已经拥有了十几个分公司,年销售额达到两三亿元。但周德顺始终放不下自己创业的理想,1996年底,他离开了朋友的企业。“那时,那个厂正处于快速上升期,年销售额已经达到两三千万元。”周德顺说。离开朋友的工厂后,凭着多年的经验,我申请了“塑料枕木”的专利技术。钢板在运输时,为了便于吊装,都会在下面垫上枕木。以前这些枕木都是木头的,价格很贵,而且浪费严重,如果用废旧塑料做枕木,成本就要低廉得多。但这项技术牵扯的利益面太广,我一直未得到相关技术部门的技术认可。再加上申请的是实用性专利,保护力度相当差,别人稍作变动,我的产品就不在保护范围内了。那时,为了跑批文,我每天一大早出门,身上只带20块钱,坐车、吃饭、买烟,回来就只剩下六角钱,常常跑得连中饭都吃不上。耗了4年,我把所有的钱都投进去了,批文仍然没下来。2000年上半年,我感觉批文已经遥遥无期,无奈之下,只好放弃。我就又发明了一种吊装时不损伤钢板的吊钩,但这次也没申请到专利。8000多元一副的吊钩,只卖出了了3副,除去成本,在塑料加工业苦心经营15年,我手里就落了1.8万多元。

  重做渔民 打响梁子湖品牌

  2000年底,有几个朋友到梁子湖玩,看到清澈的湖水,吃着美味的鲜鱼,都说我守着满园的财宝,还在到处跑。我这才突然意识到,梁子湖不就是聚宝盆吗?于是,我与朋友合股成立梁子湖野生鱼渔业公司。合伙人拥有梁子湖3.7万亩水域的经营权,资源很充足。2001年,梁子湖的鲜鱼就进了超市,第一家超市我还记得是中百仓储古田卖场。记得当初是中百主动找过来的,他们给的条件很优厚,进场费都没收,但前提是必须保证随时供应,这样一来,也完全改变了当地的养殖习惯。到2002年,梁子湖的螃蟹也进超市了。当时,人们只认洪湖的螃蟹,不认梁子湖的。原本也想打洪湖品牌,但我坚持一定要打梁子湖品牌。几年下来,梁子湖的螃蟹名气已越来越大。做鲜鱼的同时,我们也开始生产袋装鱼。最开始做的是麻辣喜头鱼,用蒸煮袋包装后,可储存8个月。产品先放在火车站附近卖,结果市场反响很好,不少人还询问有没有武昌鱼卖。我们也希望把武汉的特产———武昌鱼,做成袋装鱼销售,这样既可长途携带、又可当作礼品赠送。但袋装鱼一般都由小鱼加工而成,把大鱼做成袋装鱼,技术难度很大。试验的过程是艰苦的,记得当时正值四五月份,由于除水不干净,鱼很容易变质,结果损失了两三万元的鱼。为了解决除水这个难题,我找了很多专家,直到2001年底,这一难题才被彻底攻克。袋装武昌鱼上市后,当年仅在火车站用小拖车销售,就卖了100多万元。技术成熟后,我们开始根据客户需求,将产品分层,做礼品装的武昌鱼。由于大鱼除水后很干瘪,外型不好看,我在鱼肚子里塞上了花生等辅料。产品推出后,市场反响很好,我的“黄鹤楼鱼”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。2002年,公司扩大生产线,公司不但扩大了鱼的加工品种,还将产品分档,以满足不同需求。那一年,我的袋装鱼也进了超市。到2003年,我和合伙人又投资100多万元,新建了厂房。“除了做袋装鱼以外,我和合伙人更大的成绩是让梁子湖的鱼、蟹进了超市,把梁子湖的品牌给打响了。”周德顺得意地说。“现在梁子湖的名气打出来了,公司2006年的销售额也差不多有2000万元。”但周德顺说,无论什么时候,都应该找到自己的差距,现在他正努力补齐当年丢下的读书一环。周德顺介绍,今年他就可以拿到EMBA的文凭。除了自己的事业外,他还在三个企业兼职做顾问。“虽然以前的路比较坎坷,但我相信,只要努力,就必然会有机会成功。”周德顺肯定地说。(楚天金报)


上一篇:农家女养毒蛇发家:要让丈夫过数一数二的日子



下一篇:变着法儿卖涨价的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