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仑山枣业-和田玉枣> 大枣行情> 新疆:由农一师红枣滞销引发的思考>

新疆:由农一师红枣滞销引发的思考

江小白 大枣行情 2020年02月28日 04:55 190 来源:昆仑山枣业

  隆冬时节,南疆气温降到了零摄氏度以下。1月10日,在农一师十六团九连的一个枣园里,职工李永强和妻子在捡拾地上的红枣。“这些烂枣可以卖给养羊的,不能浪费了。”李永强说。

  李永强2010年开始种红枣,15.7亩红枣中有骏枣和灰枣,2011年给枣树嫁接,当年骏枣亩产500公斤,灰枣亩产300公斤。按这个产量,效益应该不错,但李永强和妻子却唉声叹气,中间商把价格压得太低了,没挣上钱。

  今年年初,记者在农一师采访时发现,像李永强这样的情况很普遍。

  当地职工告诉记者,2011是个丰年,阿克苏地区红枣采摘期却比2010年推迟了20多天,原因是收购红枣的客商不来,即使来了也是转转就走,不出价。眼看挂在树上的枣子干透了,种植职工着急起来,纷纷低价出售。尽管后期红枣价格又涨起来了,可是许多职工早已出手了。等职工们回过味来,才发现是客商联手“教训”了自己一回。

  探明原因:中间商联手压级压价

  农一师商务局局长张振新告诉记者,2010年,红枣采收时遇到下雨天气,红枣水分大,大部分红枣出现裂口、烂果现象。许多客商由于签了订单,收购的红枣只能降价销售,基本上没赚到钱。

  2010年内地红枣产区货源紧张,许多收购商来新疆抢购红枣,新疆当地一批新落成的红枣加工企业也争相收购、囤积红枣,结果将红枣价格“炒”高了,骏枣收购均价每公斤25元左右,灰枣收购均价60元左右。种植职工挣了个盆满钵溢。

  2011年新枣上市,收购商们自然就很谨慎,本地红枣加工厂因为2010年囤积的红枣没有加工完,也不急于收购。

  十团林业站职工王继春告诉记者,多年来,他们的红枣基本上都是依赖客商上门收购,再销售到内地终端市场。临近红枣采摘期,客商看上哪家的枣园就给职工交定金,采摘时来收购即可。如果客商联手不出价,吃亏的就是种植红枣的职工;如果市场价格好,客商抢着要,职工就可以大挣一笔。“我们太过于依赖老板了。” 王继春说。

  农一师相关部门工作人员也承认,目前该师红枣产业还处于地头经济、提篮小卖的阶段,很容易受到中间商的控制。

  2011年秋季红枣出现滞销情况后,农一师高度重视,一方面鼓励团场、职工积极开拓市场;另一方面组团赴内地考察市场,查找红枣滞销的原因。

  通过考察调研,他们发现国内红枣终端销售情况与2010年持平,主要问题在于中间商联手压级压价。

  理性分析:建立市场体系  提高产品品质

  如何看待南疆红枣市场这两年的变化?业内人士分析,2010年,南疆红枣价格高得离谱是不正常的,而2011年红枣价格是理性回归,要尊重市场规律。

  为何这么说?有关专家算了一笔账:从红枣的种植、管理成本看,即使算上农资和人工费用上涨因素,质量上等的灰枣理性收购价格应在每公斤25元至30元之间,骏枣每公斤应在15元至20元之间,而不是动辄每公斤60元至70元的高价。倘若一味追求不切实际的高价位,最终必将失去广大的消费者。目前,在南疆地区,每亩红枣的生产成本一般在1200元至1500元左右,按每公斤红枣销售价25元计算,如果每亩达到300公斤的中等产量,除去成本,亩均效益也有5000多元。现在不少职工总想着红枣价格越高越好,这是不符合价值规律的。我们应该引导职工正确看待红枣价格的涨落。

  从长远看,如何保证红枣产业稳定健康发展,让职工、团场丰产又丰收?

  农一师领导认为,当前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加快推进红枣产业化,建立产业体系和经营模式,减少对中间商的依赖。可参照棉花销售经营模式,以团场为单位,建立师、市统一销售平台,直接面对终端经销商,掌握市场话语权。

  2011年,农一师红枣面积达65万亩,占兵团红枣种植面积的一半,总产红枣24万吨;全师有26个红枣加工厂,红枣加工率达40%,还有一些红枣加工厂在建设中。这些加工厂都建成,该师红枣加工率可达到60%。

  目前,农一师正着手在疆内外建立红枣销售网点,在阿拉尔市建立红枣批发市场,果业产业化发展考核办法也在积极实施中。

  市场很重要,品质更重要。说起2011年红枣收购的事,塔里木大漠枣业公司副总经理冀海英说:“2010年,大家都抢购,抢的结果是枣不干,放在库房里霉变,红枣成品率不到30%。2011年虽然收得晚,但是红枣成品率高,可以达到65%。”

  “2010年,我们公司买了10台红枣分级设备放在十团各连队,可是职工不习惯分级,喜欢卖通货。” 冀海英说,“按照市场规律,品质好的红枣,价格自然会高,只要烘干环节做好了,没必要一定要在短期内销完红枣。”


上一篇:大港冬枣成天津首批农业部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



下一篇:山东无棣舜园枣制品荣获全国绿博会“畅销产品奖”